1996年12月6日,台灣拜耳公司董事長莫克表示,拜耳在台中港的投資案遭到地方人士的阻撓,主要是因為政治人物不當利用拜耳設廠做為選舉籌碼。他還說,如果台灣動輒濫用環保主張的政治生態及文化不改善,他相信許多外商會因此被「嚇跑」。1990年代,政府提出「亞太營運中心」計畫,拜耳在1994年向經濟部提出500億元投資申請案,計畫在台中港區設廠。拜耳提出此案時,外資在台投資寥寥無幾,拜耳德國總公司將海外最大生產基地設在台灣,成為「亞太營運中心」的旗艦案。if (typeof(ONEAD) !== "undefined"){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ONEAD.cmd.push(function(){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});} 但從1996年起,包括立法院、台灣省議會及環保組織,興起一鼓反拜耳聲浪,加上台中港沿線沙鹿等鄉鎮的紅黑派系意見不同,拜耳案走得跌跌撞撞,始終無法獲得地方人士的全面支持,複雜的政治角力染黑一椿單純的外資投資案。莫克的談話中,有一段特別值得國人反省。他說:「地方政治人物不當利用拜耳設廠做為選舉籌碼。」1997年適逢台中縣長選舉,民進黨籍候選人廖永來打著「反拜耳設廠行動聯盟」旗幟,要求以公投方式決定拜耳案,結合當時也是民進黨籍的省議員楊秋興,全力杯葛拜耳案。廖永來順利當選後,註定拜耳案將遭封殺。從1994年提案到1998年撤案,拜耳在台灣浪費4年時間,被台灣惡質的選舉文化「霸凌」,帶著滿身傷痕向台灣說再見。拜耳是「選舉綁架經濟」第一件外資投資案,但快20年了,此一惡質文化有改善嗎?答案你我心知肚明。

j91tj5zrn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